Xanxus

既然来了 不吃点什么再走吗?
这儿是一只孤儿,在冷圈里哭泣……

[Smoke个人向]爱自由,在路上

是给毒气宝宝的生贺~
ps:没迟到真是太好了。
有点赶,还小小说一声抱歉。

——————————————————
  战争,即是千千万万生命碰撞,最终绽放出最耀眼光芒的舞台。
                                       ——题记

01
All rational animals are bored.

一切理性的动物,都会无聊。

——————————————————
凋零的树叶,眷恋大地的怀抱;不死的老兵,喜欢一大早脉冲弹药的味道;他,眷恋着混杂着队友的嘶吼,伴随着墙体的爆破声起起伏伏的战场。
战场是他的自由世界。
他享受这种感觉。
被流弹撕破的衣料带着粗粝的美,英国国旗也被撕裂开来,看不出原本颜色的泛着赤色的布条亲昵地摩挲他赤裸着的皮肤。
受伤是难免的,然而这不算代价。
因为,肉体的刺激与抉择的自由是他的追求之一。
世上所谓的故事或是经历,事实上
,在人们转口描述之时便失了真。像是太阳透过黑色胶卷,黯然无光,失去了所有本真烈性。可这样的东西会被大伙接受——人们总是乐于倾听符合口味的故事,尤其是在它不那么耀眼夺目,而仅洒下温柔光芒轻抚世人的时候。
可世上也存在另外一种故事。
像是他的故事。
他是不同的。他不会掩饰,他没有秘密,他向往自由。
在他的世界,有着厨房里不尽人意糊掉的司康饼,有着演习里没有及时回防的罪恶,有着任务结束后象征性的劣等酒精。
可他对一切都不以为然,因为他乐于接受,他乐于活在他的世界。
作为一个英国绅士,他经常突发脑海里奇特的幽默,逗乐周围众人。
不过,所谓的胡说八道,都是内心最真挚的想法,只是未加修饰便说了出来。①
于是不理解他的愚蠢之人叫他骚话王,可是……
要是连言语也受束,还有什么可自由的呢?
他神经质笑起来。

02
Don't go wonky on me now.We're sorted.

都这个时候了,别指望我什么。我们不是一类人。

——————————————————
这是人们聚集而来的足痕,其上镌刻着艳色花朵,看上去使人迷恋又引人遐思,还带着芬芳的香气,可这个样子终不会久。
世上熙熙攘攘,汹涌着逐利而来的人们,同繁花下纷落的泥土一样,牺牲一切,葬身于不可见的谷底。
可对于他来说,什么是人生?
不是童话书最后那页的干巴巴的无聊结尾,不是办公室里一份硕果累累的档案简介,更不是土垛旁那块落灰的刻字墓碑。他的人生是一个过程。从他出生那天起,他就已经走在了这条路上。
他在路上认识各种各样的人,又发生千奇百怪的事情。累了,不时停留而陷入回忆,偶尔歇息又有故事可讲。
造物主大手一挥,决定了你先天的模样性格。可后天的人生却不是被什么人设计好的。
生活会不断地复制,死生也一直在轮回,正因如此永恒才得以延续。他永远都在路上,结识新朋友,穿着武装,在全世界到处奔走,前方的路一眼望去布满荆棘,可他才不会放弃前进。
抱着对未知的兴奋直面它,这样看似没有目的的活着。
在路上,本身就是种自由。
这才是人生,这是属于他的自由。

03
Whatever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

没能杀死你的东西,只会让你更强大。②

——————————————————
死亡的阴影时时笼罩着他,就比如对自己武器的仍存的淡淡恐惧感。
可更有一种奇异感觉侵扰着他。
随风水而漂泊的浮萍没有根,他的心在何方?
他没有庇护所,就算是所谓生日这样被人们看重而需要庆祝留念的日子。
“嘿,就算是生日我也不能回去。他们可不会以我为荣。”他习惯性地耸耸肩,轻描淡写带过这个话题。
“你有我。”惯常沉默着的同僚突然开口。
“是的,缄默。还感谢老天。”他露出一个孩子气的笑,无所谓的表情有一丝破损,他大概还是在意这个的吧。
他摘下防毒面具,看着这一贯死气沉沉的基地,此时似乎也焕发了新面目,周围空气也轻快了。
他还有周围的同伴,这感觉还不赖。
今年也,生日快乐。
他对自己自语道。

——————————————————
①美国“垮掉的一代”作家杰克·克鲁亚克创作的小说《在路上》里所著。

②德国著名哲学家尼采所言,阐述了其“超人哲学”的部分观点——所谓“超人”是在不利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
——————————————————
谢谢你看到这里。/笑/
以及,Smoke,生快~

[咚嘎]冷的故事

毛子进攻组。可接受的话 请吧
祝食用愉快~

——————————————————
天大寒,又是一个雪夜。
一栋建筑物的玻璃侧窗上依附着的水珠滑落,就这样落到底,消失不见。
温暖明亮的室内,一群特种士兵狂欢着。
烈酒,美食,还有独特音调的歌谣构成他们的庆功宴。
壁炉熊熊燃烧着火焰,偶有火星跳起,噼啪作响的声音却不分明了。
欢呼嘈杂之声不断,掩盖了如丝如缕的温润流动着的思念。
他一个人窝在角落,像只鹰隼,冷眼看着不远处熙熙攘攘的人群。
眨了眨有些疲惫的眼睛,他干脆抱臂这样坐着睡觉。

思绪纷乱,在他的印象中,梦是一个乏味无趣却多情的家伙。
拿暧昧不清的混乱想象做引,调抹一盏馥郁的月光,再随意地泼洒在地面上,胡乱抹两下,一个静谧的夜这样生成。
这是他离乡的路途。
火车汽笛在一英里外如真似幻地响起。
再一百里,再一百里……沿途风景已经淡去,他追求的还在前方,那是他自己选择的路,那是他美好光明的未来。
上帝啊,他已离家五百里。①
他从火车上下来,脚踏着坚实的地面,大衣印着的向日葵②图案已经微微泛白——显然是经常摩挲而致——有些看不分明。
他背起行囊,簌簌抖落身上的暖意,踏入夜色中去,迈步继续在自己选择的路途中向前走着。
他是今年彩虹小队的新人。
他谨慎地观察四周环境的习惯,让他察觉了许多所谓的秘密,当然,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在日常生活中。战场上敌人的防守路线,布局规划等等。生活中同僚的个性风格,行为方式云云。
可以说,没人能躲得过他的眼睛——当然,队里那个和他一样不合群的家伙也不例外。无论在哪里,总是很显眼的,这种于放人群之中便不善言谈的人。
无论是什么故事,不说受什么牵引,主角总是不可言说地就这样碰面。
真正高明的人懂得将何人拒之门外,猖介自傲,又懂得与何人交往并甘之如殆,毫无保留地敞开心扉。③
黑白相遇,光影相叠。两个人的命运,在彼此生命中悄然碰撞。
源于那份不和,反而造就他们互溶调和,纯净与辛辣——像水和酒,任意比例,相互溶解。

昔日量变已经到达了所谓“度”,完成了一个质变的阶段。彩虹小队这个新的环境对他来说,又是新的一轮量变的开始。
每日的机械繁杂的工作减少,取而代之的是真枪实弹的演习和反恐,工作强度与危险系数都有明显提升。
当那双年轻有力的手掌握住狙击枪的时候,却有一个声音,撕裂着,叫嚣着,凄声呼吼着让他停下。
一次次地,泛着热气的鲜血,混合着白花花的脑浆从目标的大脑迸裂而出。
停下……?
他大口呼气,怀疑充斥着脑海。
食物链顶端,就可以顺理成章,天经地义夺取下层生物的性命吗?
这颠覆了自己固有的世界。
现实中洒下的鲜血永远比画布上的更逼真,也更诡魅。根本不是所谓艺术。
无论怎么说,这样一个个夺取性命,似乎也离自己的本心太远了。
这种感情撕扯着他,由内到外。
怀疑是狙击手的大忌,再或者说,是一个军人的大忌。
偶尔,他一次发呆,枪口下的猎物跑了,就这样错失最佳时机。
“你在干什么?”一个质疑的声音让他回到现实。
注意到猎物的逃离,埋藏着心底的矛盾,他闭上眼睛:
“对不起。但我也很想知道,Shuhrat...”
“医生说,挽救生命的最好办法是夺取一些人的生命。”那声音继续说,同时一只有力的手覆上他肩膀。
他一时语塞,只能转头盯着那人的浅绿色眸子。
他不禁啧了一声,然后开口:“他说得对,但实际情况远比假设复杂得多。”
“BOSS叫你任务结束后去她办公室。”这人竖了个大拇指并祝他好运。
他深深吸了口气,道:“我会去的。”
任务结束他收拾好装备,一人来到领头上司的办公室。
这里散发着古木香气和浓重油墨味道,一切都井井有条。书架上的书整整齐齐,一大块战术板在房间的一面墙挂着,上面的字体飞舞着,但简洁有力。
唯独没有人。
他踱步到办公桌前,上面有一张字条,直觉告诉这是给他的,于是他捏起它。
上面只是用飘逸的笔触写着一行字:
“Alea Jacta Est”④
他读出声来,感觉浑身发冷。
这是个提醒,更是个警告。在这个一方通行的小径上,现在,他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
新年伊始。
无数花朵散落于棺。
大火吞噬昔日战友的尸体。
他们的结局够好了。
有着锐利眼眸的年轻人心想,他们死于战场,却没有被遗忘于彼。
垂下眸。
感性的心欺骗着自己,这是个梦。事实上,如此这般的荒诞离奇之景也是真实的一个分支。
前一个晚上,他们还在同一个队列中行军,但是眼前大火提醒着他的可笑。
同样脆弱而转瞬即逝的事物,让他联想起别斯兰事件里面的那些无辜孩子们。
记忆里的幻象也好,黑暗中的现实也好,这些印象不断地于黑白中闪回,那些布满断肢残体的学校一隅,罪恶与清白相染涌出,最终浇生而成一片生出鲜红色曼珠沙华的土地——那是本不应死去的灵魂所游荡之地……
噼啪作响的燃烧声将他唤回现实。
他自己最终的结局恐怕也是如此吧,或者比这更糟……
一只手拍了拍他肩膀及时制止他的胡思乱想,他随即转过头。
比他略高的一位青年沉默着站在他身旁。
无言地转回头继续盯着眼前那熊熊的火焰。
明明是暖的,可他还是感觉由内而外地冷。
两人比肩而立,任由火焰吞噬着他们以往的遥远记忆。
——那火光里面,无机质的光与热销蚀两人的眸子。
那眸眼里面映着的,是怎样的世界?
无论怎样多彩,都也只是一点点被蚕食着,最后,仅剩风息与尘埃。
夹杂无数微生物而负重下落的雪水的结晶扫荡而来。
压在他们肩膀上,覆在两人彼此的睫毛上。既轻柔,又沉重。
呼出一团暖气,任它随着一团白雾渐渐消散。
自己参军的理由?为了守护那些圣洁的灵魂?为了报效祖国的种种荣耀?但是到现在,有一种更沉重的东西在压迫着他。
那是一首无人能演奏好的曲子;是他都画不出实物的东西;是即使是最伟大的人也不可能完全掌握的规律;是冻土广布的广袤大地上,那颗不知哪里来的果树开的朴实无华的花。
它名为生命。
不知不觉中,这场简易的葬礼就这样结束了。
火光尽燃,风吹尘散。已经不剩任何东西了。
所以生命消散也不过如此呢。缓缓抬头,仰望着泼洒着淡淡血红的夜空,他突然感悟。
就如此简单,如此真切,却让人如此害怕。
所以他也只是带着真真切切的信念,努力活下去而已。
不知重复了多少次这个动作——他再一次地,用布满茧子的手抓起枪。
新年的钟声响起,在这个震耳欲聋,洪流一般喧嚣着要将所有东西冲走的声音中,手里忠实伙伴的触感让自己十分安心。就连烟火扬起的尘烟,在他的狙击镜里看来,也别有一番滋味。
一朵朵烟花在天际绽开,在他的眸中倒映着仅停留一瞬的美丽倒影。
曾经在他困顿的时候,有人站在自己身边。那么现在,战友的背后尽管可交给他。
烟花爆裂的声音延后了半秒传来,响彻云霄。
另一方面,他对敌人不再留情。
毁灭你,与你有何相干?⑤
曾经的死亡与再生之争有了结果,现在他迎来新生。
火,只能把铁炼成钢,却无法把铁烧为灰烬。⑥钢铁是这样炼成的。
低调的行事风格,细心且耐心的品格,再加上昔日一步步走来而得的观测手的经验,让他成为了一个年轻有为的优秀狙击手。
转头回顾,身后是已经走过的路。一步步的脚印串联成一条长不可及的丝带,平静却飘逸地画下一条波动的生命弧线。从始至终,他都站在这条路的顶端,有着他的陪伴,一直向前,向着目的地走着。

还会有人走这条路的。
今年彩虹小队的一批新人来了。
任务迫近,一个冷冽的声音划破寒冬的空气,提醒着这些千挑万选出来的新兵:
“子弹比任何话语都要有力。”
接着便不赞一词,留下长长的沉默空当,给足了有用的无用的排除杂念的时间。
黑魆魆的苍穹笼罩大地。
夜是温柔的,它默默守护着这里的一切,大度包容着这里的一切。
整齐的雪地上留下新鲜的深浅不一的一串串脚印。一行人携带着种种样貌奇异的军备,端着模样大小不同的枪械,朝一个方向行军。
这些装备随着他们前行一同颠簸着,发出碰撞的金属质感的声音。
伴随着嗡嗡作响的警笛以及相映的红蓝色灯光,这些穿着马丁靴的人们踏入一栋建筑。
可有一个人,他只是留在原地,默默爬上了一旁的高台。
他架起枪,只睁开主视眼盯着瞄准镜。
确定风速,预测弹迹,控制心跳,放缓呼吸……
雪静默着,下得紧了,一层层,整齐地轻柔落在即将染血的门槛上。
他叩下扳机。

沉浸于这样的似梦似幻的世界里,肩膀突然被重重地拍了两下。坐在椅子上打盹的他吓了一跳,睁开眼睛。
他又回到了那个热闹嘈杂的庆功宴,而他眼前是那个先前说出任务赶不回来的人,这人正笑眯眯看着他。
“晚上好,Timur.看得出来,你很想我。”
“腻歪。这又不是‘客西马尼园中的等待’,哪有那么难熬?”嘴上这么说,但见到这个意料之外的人,他平日里看不出感情的眸子在这时却变得热切了起来。
四眸相对。
“可我却像是‘爱上纳西索斯的厄科’。”难得地,这位来自乌兹别克的战士也开了个玩笑。
闻言,年轻的前艺术家忍不住轻笑一声。
看见他的笑容,站着的那位俯身下来,凑到自己恋人脸畔。
他们交换了一个湿热绵长的吻。
看来,天气也并不是很冷。

——————————————————
①五百英里(five hundred miles)。美国民谣。
②俄罗斯国花。代表奉献自己于人民。
③中国作家查一路先生所言。
④拉丁文。译文是“There is no turning back.”
⑤引用自刘慈欣所著《三体》
⑥刘白羽先生所言。

最后,谢谢你看到这里~/笑

[FUZE×GLAZ]单相思

清水 咚嘎向 单相思中GLAZ的内心世界
如果可接受 请吧

——————————————————
今天他依旧没有回来。

冷清的月挂在天际,光辉恬谧——却透不过那层薄薄的玻璃。朦朦胧胧的黑夜笼罩着这个彩虹小队的双人Spetsnaz宿舍,甚至没有灯火痕迹。
他却一个人待在这里。周围萦绕着的咖啡香若有若无,飘飘然浮动着。

无法不去在意——他那个同宿舍的战友Shuhrat,去和耶格一起测试他的俄罗斯娃娃了。好吧,两个工程师总是有很多话题——至少比他和自己的多。

他似乎看到,空气中的那一抹褐色叫嚣着要冲破天际,却在近地面就被阻拦,最终半凝在他的呼吸里,懒洋洋在他鼻息间栖居。
——瞧瞧,和他现在多像。

世界却开始变得不真切,他感到一阵疲惫感袭来。
自己是困了吧?

鼻尖的咖啡气息渐渐淡去。
咖啡这种东西,来自北方的同僚们都难以对它产生好感。但自己或许只是想尝试一下——这种所谓的苦涩。

手里铅笔勾勒的动作渐渐滞缓下来,但相反地,自己的思想却异常活跃。

一幅幅画面在脑海闪过,最终,还是定格在那人的面容上。

那是,自己初加入彩虹小队的第一个夜晚,大概是眷恋故土而致——失眠。
他干脆掏出画笔,把月光揉碎,在白纸上勾勒出祖国河山。
艺术最深刻的美质都是根植在祖国文化的故土里。*①然而自己离开那片土地着实很久了。画册上的一切都是记忆的影子,那么清晰,又那么模糊。
沉醉于自己的世界,他没有发现,宿舍里另一个均匀的呼吸此时也已经乱了。
借着月色,自己看到他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睛,就这样直勾勾盯着自己。
他的声音吵到他了。这是他第一个念头。
但是似乎并非如此,他下了床,走到他身旁,仔细端详着他半成的画作。
海参崴中心广场?画得很好啊。他毫不吝啬的赞叹着自己。
谢谢夸奖。他听到自己这么说。
这是自己第一次真真切切打量他的面容。不过也足够了,这偶然的一次观摩,已经足够让他刻在他心里一辈子,并且在以后某些个不经意的时刻,悄然从心底流出来印在眸里。

渐渐地,他的指尖开始氤氲无尽的情愫——在一天训练赛结束的傍晚,直到黑夜来临的时候,由温热泉眼的灵动,安静成一泓秋水的宁静。
黑夜,紧紧地把时光包裹,也顺手把他的眼睛糊住。他借着微弱的星光,在苍茫辉夜间,徒劳拷贝着脑海中仅存的微弱记忆。最后,就这么被一幅手边的画,那个遥远的印象——深深铭刻而暂时消解。

后来,光是这个简单的印象已经不够。

他开始听到一些声音。
不止一次的,昏昏欲睡的夜训里。
那声音会爬上脊背,顺着肩膀,就这样突然传入到他耳畔,
那是他心跳的声音。
那是巴黎圣母院的钟声,总是敲响于他松懈之时。

他开始触碰到一些其他的感觉。
有次,他终于成为猎物那一方,带着了然与自甘,坠入深蓝的无底渊海。
但是这时候他出现了。
死死握着他的手,把自己从冰窟里拉上来的——
那个温暖坚定的脉搏,从手掌握合处传来。
那是生命的交响曲。
那是专属他的节奏。
明明只是随之蔓延而来,却有魔力能够一次次打乱自己。

但是,他自己也不明白。
不知道现在自己的这种感觉是什么。
正如“看得见的或是看不见的恐惧始终像乌鸦一样盘旋在头顶。”*②
憧憬也好,期望也罢。
这些意味不明的情思,逐渐地在夜里失眠,在白天睡去。
如同一条小溪,源头不明,在地表蜿蜒流淌,最终却深深扎根在他心底。
苦痛与煎熬也随之而来,这是一种死亡与再生之争。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③
他的生命成为被时光拉长的影子;他的时间被肆无忌惮地分割——这是于刻骨铭心处生长出的一种生命态度。
任他世界变幻,由他时光残忍,一切还是都被融化在那轻雾般的幻境中。回归自我,回归往昔吧。
就这样直面自己的心。

睡意袭来,让自己的意识更加模糊。
他在桌子上半伏着,海蓝色眼睛微闭。
——门却在这时候被打开了。

我在冰封的深海,找寻希望的缺口,却在午夜惊醒时,蓦然瞥见绝美的月光。*④

是啊,那轮明月——
他回来了。


——————————————————
*①美国思想家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所言。
*②毕淑敏所言。
*③博尔赫斯在诗歌《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中所著。
*④台湾绘本作家几米所言。1995年患白血病后,处于困顿中的他对生活中的微小瞬间有所感悟。

最后,谢谢你看到这里。
爱你们/笑

[FUZE×GLAZ]相依而眠(友情向)

语c记录而已 不食勿戳 无意冒犯
如有OOC请谅解斧正 目前处于磨皮阶段√

友情向注意
G代表Glaz,F代表FUZE

————————拉线————————

G:/在一旁拿着画册安静画画/

F:别画画了我的小画家,虽然你画的确实不错[手里拿着几瓶酒走近glaz]

G:/手一抖一个错误笔触落到了画册上 见人来叹了口气 /这么晚了 你要喝酒?

F:我想我们好久没一起喝了[用力拍了拍对方的背]

G:/闻言默默放下手中东西/我不会拒绝喝酒的机会的 你知道/微微笑/

F:那就好[帮对方开开酒瓶]

G:/从他手里拿走自己的那瓶/不过 我明天还要去感染区 会少喝一点 我想你不会介意的?[看了看手里的酒]伏特加是个好东西。。

F:没事,感染区没我的事[说着吨了半瓶酒下肚]

G:/看着他傻乎乎的样子不禁摇摇头 却也喝了半瓶/这东西能让人暖和起来/呼出一口气/

F:如果有机会我想去救耶格那个傻小子[又喝了一口]

G:放心 我在他不会有事情 更何况还有Doc
shuhrat 你应该更注重细节 这样人质模拟训练你也可以参与
[真诚地看着他]

F:那我应该多部署一些我的宝贝霰射炸药[把剩下的酒喝完]或许营救任务根本不适合我

G:[闻言笑了下 拍拍他的肩膀]嘿 别丧气 你一直都是封路清点的好手 而且演习里面耶格都没办法阻拦你全部的俄罗斯娃娃的[把空酒瓶放到桌子上]

F:还要再来一瓶吗,小画家?[又拿出两瓶来]

G:不[摇头]喝这么多会让Doc不开心的 我可不想明天早上起来出任务被他教育一番[想到那个画面不由得笑了笑]

F:我懂[和他一起笑起来,给自己开了一瓶酒,两口喝完了它]

G:我给你画张画[说着拿出画册 翻了一页开始画素描]

F:这么有兴致的吗,小画家?[拿着酒瓶在沙发上摆起了姿势]

G:你不必静止不动 你的大致轮廓和一些小细节我已经很熟悉了[看着他的样子感觉有点好笑]
画画是我解脱的办法之一 我喜欢它[手上不停 嘴上边漫不经心地说]
更何况 画的是你/抬起头对上他的眸

F:[下意识地盯着对方,很快就别过头,换了另一个姿势]

G:嗯。。。[看见他的眼睛闪闪发亮 不由得低下头修改了一些眼部的细节]
Glaz即是眼睛,可以洞察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有时候 也包括一个人的心[指了指他的胸口]

F:那你是想要,读我的心?[挺了挺胸]

G:他们都说你缺乏同情心 但是并非如此/仍然低着头画着画/
我没那么厉害 只是可以感觉到

F:真不愧是我们的小画家[挠了挠头,又拿起一瓶酒]

G:呼。。[长呼出一口气]你看怎么样[大功告成 骄傲状把画册递了过去]

F:[睁开自己半眯着的双眼仔细观摩了一下画像]

G:[看着他看自己的画的样子嘴角不禁扬起]

F:这,是我吗?[对自己的样子有些怀疑]我好久没照镜子了

G:呵 我想你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有多么亮堂[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当然是你[看着他]我看到的 一直都是那个为了祖国和自己信念而战斗的战士 你一直没变

F:亮堂也没你亮堂啊,狙击手[拍了拍对方的屁股]

G:嘿。。[有点难为情地退了两步]别开这种玩笑 舒哈特。。[脸上有点不自然的神情]

F:我没你说的这么伟大,过来坐下吧[招呼对方坐在自己身边]

G:嗯。。我有点困了/揉揉有点酸痛的眼睛 走过去 坐在他身旁/

F:瞧瞧你的样子,再不爱惜自己的眼睛以后怎么当狙击手,怎么给我画画[有些粗暴的让对方的头依在自己肩上]

G:你总是不会像个正常人一样关心人 总是这么粗暴嘛...?[嘴上这么小声抱怨 但是心里感受到了来自他的那份暖意][靠在他的肩膀上 感觉困意袭来 自己不知不觉闭上了眼睛]

F:我是缺少同情心,但我不缺心[将自己的头轻轻靠在对方的头上,闭上了眼]

G:我想 我要睡着了 舒哈特...晚安[声音越来越小]希望你不会介意...[气息逐渐变得有规律]

F:晚安,timur[渐渐进入梦乡]

—————————拉线———————
剧情灵感部分来自于 @二雨- 大大的画【偷偷 悄咪咪地艾特】


接下来是广告时间:
语c企鹅群:◇Just Rainbow Six
群聊号码:455 791 300

语c的一辆英防组的车
Mute攻预警!
不食勿戳 无意冒犯

如果真的准备好了
请吧

[Mute×Smoke]僵战前夜

语c群里英防组的日常
/标题废抱歉/
记录而已 不食勿戳 无意冒犯

M为Mute,S为Smoke

S:早

M:(扯扯James的衣角)

S:嗯 怎么了,Mark?[隔着防毒面具看着他的眼睛]

M:(本来有点想抱抱他的,但始终迈不出那一步)没什么……早安(颇为艰难地说出这些话)

S:嗯,早,Mark[看到恋人突然感觉心里很踏实] 我演习了一天 让你久等了[歪歪头 似乎感觉缺欠什么]过来抱抱?[带着笑意说道]

M:(叹口气,算是如释重负地投入他的拥抱,还好有些事不用自己开口他就能明白)

S:[面前这个泰山崩于前都不动于色的恋人终于有点后辈的样子了,大概是只有在他面前才这样吧 这样也不错][抱着他,尝试性地摸摸他的头]

M:(被摸头的时候愣了一下,之前从未有人这么做过,但感觉还不坏)呼…(防毒面具下传来一声沉重的呼吸,任由自己的头埋在James的怀里)

S:[离开他的怀抱对上他的眼睛]Mark 我明天就要被派去感染区了 不过别担心~[夸张地养了个调子 试图以轻松的口吻说话]那些僵尸还是害怕我的毒气宝贝的
M:希望你做了充分的准备。(递给他一串吊着奇怪金属物体的项链,并没有说出这串项链的具体用途)】

S:那当然 As long as my beauties get to play.(我的毒辣宝贝们准备好大干一票了)[习惯性地丢出这句口头禅 ][顺手接过他给的金属挂饰项链]嗯 这是很精巧的一个东西呢 虽然我不知道它有什么来头?[带着略微疑惑的神情看着他]

M:这个能检测你的心率。(打开一个笔记本电脑上已加载好的运用)即将普及的新科技。(其实,想在分别时即使隔着千里也能感受到他的心跳。)

S:[听到他的话感觉心里暖暖的]啊 最近开始研究这个了吗?感觉你会和Pulse他有很多共同话题呢[开起他的玩笑]

M:(摇摇头表示这东西是自己独立研发的)我不想看到你的心率变成零,Jim。】

S:哈 怎么可能 上战场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我属于那里。而这只会让我心跳加速[嘴角带有意味不明的笑容 ]

M:(不知道那人是在刻意规避话题还是真的蠢到家了)(克制住翻白眼的冲动)你…小心一点吧(明明还想跟他说些什么,但到了嘴边只有这么简短的一句话,实在想不起还有什么想跟他说的了)(平静地注视他的眼睛)

S:嗯 当然当然 不过我一贯的作风是不会改的[严肃]就好比,再完美的苍蝇只不过是只苍蝇,有多少缺点的战士也是战士。我是个战士,Mark。这一点没法改变[自己的深沉情感,他体会的到吗?不禁心里发出疑问]

M:嗯。(少有的觉得James说的有些道理,尽管他的作风会让他将面临更多风险,但他毕竟是James,他的作风就是如此,那不是自己能改变的)(很遗憾,自己虽说能感受到James的话里有什么东西藏着,一种自己还不能明白是什么的东西。想到这,放在键盘上的手不由得捏紧了)

S:[点点头]你理解我就好[眼睛里流光一转]不愧的我的Mark呢——世界上最懂我的人[表情回复到平时的模样 谈到这个 嘴角习惯性地勾起]

M:我……(其实我根本不了解你,Jim。其实知道像自己这样不懂得阅读空气的人,永不会理解你那样开朗的人,但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说这样的话呢?)(眼睛里有着疑问和些许失落,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藏在防毒面具的护目镜后,就像自己一直在做的那样)

S:[看透他的想法]不是你想的那样[摇摇头] 像我这样的人啊。。知我心者又有多少呢?越是直接,大家才越不了解。道理很简单不是吗?倒是就算你不了解我又如何?现在你不是在慢慢认识我嘛?我相信我们,一直,在路上。

M:(该死的,James的话到底有什么魔力能一击就让自己再无法思考其他的东西?)(手捂住自己的面罩,带着困惑和一丝丝的暖意)嗯……(知道自己面具底下的表情总能被他看穿,于是别过头去,朝着没人的角落任面部神经将自己的嘴角拉扯到一个能被人看出来的弧度)

S:[凑近他蹭蹭他的下巴]总之 别想那么多了 为了明天不在战场上闭眼[不小心又幽默出来一个双关]我现在去睡觉了[瞥了一眼他书桌上开着程序的计算机]你也早睡,Darling~

M:(俯下身,在他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晚安。

打个广告
欢迎加入土豆田训练基地一起搞事
701 718 137

[Mute×Smoke]告白

语c群里英防组的日常:两人正式确定关系
记录而已 不食勿戳 无意冒犯

S为Smoke,M为Mute,其他另作说明

前情提要:Smoke在早上的演习被Ash榴弹伤到

S:嘿 有人来帮下忙吗?[走入房间 费力地把左手的SMG11扔到一旁地上]演习的时候 ash的宝贝榴弹炸到我了[缓步走向沙发 左手捂着右臂 身体因为疼痛有些发抖]

M:(看了受伤的James,关了电脑上满是代码的窗口)或许…你应该去医务室,James,而不是来我这里。】

Dominic:【递给Smoke一个玻璃针管】我想你知道这里面是什么,然后去找医生

S:医生在出任务[看了一眼那个针剂 摇了摇头]我也找不到他
显而易见 我的右臂。。哦 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 Eliza小姐
是我自己自作自受[耸耸肩自嘲]

M:【指了指那边放有急救包的柜子,叹了口气】

Elias:嘿、Mark,也许James需要你多关心关心他(推推mark的肩膀)

S:嗯...麻烦劳驾一下 Mark
我想我现在最好不要乱动

Monika:【看穿了james的心思,在心里窃笑】是啊,他需要你呢。【跟着推了推mark】

M:……你先坐下吧【无奈,又被两人推了推,于是把笔记本电脑合上,拿了急救箱坐到James旁边】别乱动。【翻找碘酒和纱布】

S:嗯 [看着Mark在身边翻找 轻声说]谢了

Ash:没事吧james[上前询问]
我根本不知道伤到他了[皱眉]

S:哦 是我自己异想天开
我以为自己能应付得来
当然上帝就这么给了我一拳[挤出点笑意 但是声音还在微微发抖]

M:会很痛,忍一下。(曾经母亲也是这样哄着自己给自己上药的,她没有说谎,那的确很疼,想要提前通知一下James,毕竟自己不是很想听到James的尖叫声)(用棉签沾了点碘酒给他破开的伤口上药,因为不熟练所以显得笨手笨脚的)】

S:不会 我习惯疼痛 无所谓的
[看着他的动作 感觉心情很复杂]你的侧脸真好看

M:(确定他右臂上的伤口全都涂好药了,丢掉棉签开始用纱布给他包扎)……(没有理会他,只是希望他说话能经过脑子)

S:/看着这人的动作——明明不熟练却小心翼翼——不由得思考了一下:自己上次这么被人关心是什么时候?就连自己的童年 都是在暴力的阴影中度过

M:(低着头看着他手臂上的伤口,然而脑子里全是他的那句话,根本就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明明以前他展现幽默感的时候,自己都会厌恶的让他走开,或者叫他闭嘴。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声音没有那么扎耳朵,听到之后反而会觉得心里有一种轻松的感觉)(才意识到自己走神了,轻轻摇摇头继续为他包扎)

S:嘿 我想[哑着嗓子突然开口]
我可能是喜欢你

M:(听见那人的话,忽然感觉心脏被什么击中了一般,但有点不太明白对方话中的含义。喜欢…是吗?)...(一不留神加大了包扎的力道)

S:嘶[虽然不害怕疼痛但是对方的动作让自己反射性地瑟缩了一下]你知道吗?Mark 你有时候的反应很让人着迷
就想让人猜测一下 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呢 所以 我很想去深入了解你 Mark

M:(意识到自己手重了,意思意思道个歉)抱歉……(听到这些话时咬了咬下唇。其实自己也很想了解对方有时候在想些什么,但现在脑子一团乱麻不知道怎么回应对方的话语)我……(低下头,心跳不可控制地加快,脸有点红)

S:[看着对方的反应感觉很可爱]hehe Relax Mark 你知道我的这种心情是什么吗?
我喜欢你
你矗立在那里,眉目清冷,一整季的雪水都融在了你的眼里,我靠近你,就像是碰着了一团云气,使我身入梦境。你是美杜莎的眼,你是宙斯下凡而成的金牛,你是让诸神陨落的黄昏。
你看 你本身,就漂亮得不讲道理
你就是我的毒辣宝贝❤
[忍住伤 抱住他]

M:我...(突然被那人抱住)James...我想我也…(喜欢你)(然而说到那里时喉头一梗,说不出任何话来,只是轻轻抱住了他)

S:[咧着嘴笑了一下 感受着他的拥抱 也感受到了他的深沉情感]我知道的 你是缄默〔MUTE〕 ,不善言谈。那 就用实际行动表达怎么样?

M:……(闭上眼,自暴自弃般用嘴敷上了他的唇,落下一个轻轻的吻)】

S:/闭上眼 主动加深这个吻。捕捉住他的舌头 与他共舞
/吻毕 抬起头
温柔地看着这个昔日战友,或者说是他第一位情人的人
以后也要多多指教了
我的Mark宝贝❤[低沉有磁性的声音响起]

M:(不知不觉间脸已经红透了,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那人的温度还残留在口中,这算是一个完美的初吻吧)嗯,请多指教,James(听见那人的话,不再抑制自己的冲动,微微笑了起来)】



打个广告
欢迎加入土豆田训练基地一起搞事
701 718 137

[Mute×Smoke]拥抱

语c群里英防组的日常
记录而已 不食勿戳 无意冒犯

S为Smoke,M为Mute
前情提示:米拉给了Mute一个大头手办,Smoke开始吐槽

S:[看了看Mark手里的手办]很像你呢 野合哦不野鸽

M:[心平气和地把手办放下]……
[然后考虑要不要把James拿给廖子朗去炖了]

S:[观察了一下这位同僚的表情发现有点异常 不知怎的感觉背后凉凉的]怎。。。怎么了Mark??真是可怕的表情

M:[不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是怎样的,但听到对方的话后稍微收敛了一下,随后白了他一眼]

S:这样的吗?好吧/挠挠头似乎在思考什么/我给你带了点东西 Mark
执行任务时候买的 口感很好的红茶/期待似的看着他的反应

M:(有些惊讶,不过还是很防范对方,潜意识里不觉得他会给人什么好东西)……?(疑惑地接过红茶,没想到他给的东西还不错。盯着包装盒看了看确认封条并没有拆,才总算放心了)谢谢。】

S:嗯 红茶 我们都喜欢的 不是吗?/看着他的样子露出孩子般的笑容

M:嗯。(收下红茶轻轻地应了他一声)(不得不承认这是自己第一次不反感他的笑脸)

S:我总是感觉 你应该多说一点话/观察着他的眼色小心翼翼地说/不然也不会吓跑那么多新进了 还有那些不必要的误会...

M:说多余的话会影响我做事的效率,我希望你也能够明白。(在自己的脑子里措了措辞尽量简短自己的语句)我不在乎别人对我有什么看法,James,包括你的。】

S:嗯 我理解你 但是这话真令人伤心。不过我想你知道 我在乎你/隐藏着自己真正的眼神让人看不明白

M:(在乎我,为什么?听到那人说出这样的话时愣了愣,但那些疑问还是没有说出口)sorry…?(隐约感觉自己的话的确太伤人了)(手臂微微抬了抬,犹豫着想要不要补偿之前对方被自己拒绝的那个拥抱)

S:不懂吗?没关系啊 你现在这样,也很好...[顿了顿 看到对方抬起的手臂]要来个抱抱?[露出一贯的欠揍似的笑容]

M:#(虽然对方的笑容又开始欠揍了起来,但自己不知为何也没有收回手臂,而是向上抬高了一点)

S:抱抱 抱抱 我在这里/像个真正的前辈安慰孩子一样念叨着,同时轻轻抱住面前的人 久违地感受到了人体的温暖

M:(叹了口气)...(除了很小的时候跟父母有过肢体接触外,还真的没有尝试和人拥抱过,说实话感觉还不坏,就算拥抱的对象是讨人厌的James。)...在乎我?为什么?(人的体温似乎暖到自己的脑子也开始有些短路,那些问题还是不自觉地从口中冒了出来,但话音落地之后立刻后悔了,害怕自己又问到什么不该问的。轻轻推开James)】

S:[感觉被推开 慢慢拉开和面前的人的距离]啊 你问我理由?大概...是因为你很优秀吧 让人没法不注意你/[露出一贯的微笑]就好像飞蛾天生会被光吸引一样 这么说你明白吗?

M:(隐隐感受到这番话里还有些什么其他含义,但那已经在自己的理解范畴外了,所以没有去细读)或许吧。(那明明是James的标牌微笑,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弄得自己心里有些痒痒的,像被什么东西挠了一下)】

S:老天 我该知道你会是这个反应的[微微叹了口气]那 晚安,Chandar[难得的轻柔语气]

M:晚安。】



打个广告
欢迎加入土豆田训练基地一起搞事
701 718 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