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anxus

既然来了 不吃点什么再走吗?
这儿是一只孤儿,在冷圈里哭泣……

[Smoke个人向]爱自由,在路上

是给毒气宝宝的生贺~
ps:没迟到真是太好了。
有点赶,还小小说一声抱歉。

——————————————————
  战争,即是千千万万生命碰撞,最终绽放出最耀眼光芒的舞台。
                                       ——题记

01
All rational animals are bored.

一切理性的动物,都会无聊。

——————————————————
凋零的树叶,眷恋大地的怀抱;不死的老兵,喜欢一大早脉冲弹药的味道;他,眷恋着混杂着队友的嘶吼,伴随着墙体的爆破声起起伏伏的战场。
战场是他的自由世界。
他享受这种感觉。
被流弹撕破的衣料带着粗粝的美,英国国旗也被撕裂开来,看不出原本颜色的泛着赤色的布条亲昵地摩挲他赤裸着的皮肤。
受伤是难免的,然而这不算代价。
因为,肉体的刺激与抉择的自由是他的追求之一。
世上所谓的故事或是经历,事实上
,在人们转口描述之时便失了真。像是太阳透过黑色胶卷,黯然无光,失去了所有本真烈性。可这样的东西会被大伙接受——人们总是乐于倾听符合口味的故事,尤其是在它不那么耀眼夺目,而仅洒下温柔光芒轻抚世人的时候。
可世上也存在另外一种故事。
像是他的故事。
他是不同的。他不会掩饰,他没有秘密,他向往自由。
在他的世界,有着厨房里不尽人意糊掉的司康饼,有着演习里没有及时回防的罪恶,有着任务结束后象征性的劣等酒精。
可他对一切都不以为然,因为他乐于接受,他乐于活在他的世界。
作为一个英国绅士,他经常突发脑海里奇特的幽默,逗乐周围众人。
不过,所谓的胡说八道,都是内心最真挚的想法,只是未加修饰便说了出来。①
于是不理解他的愚蠢之人叫他骚话王,可是……
要是连言语也受束,还有什么可自由的呢?
他神经质笑起来。

02
Don't go wonky on me now.We're sorted.

都这个时候了,别指望我什么。我们不是一类人。

——————————————————
这是人们聚集而来的足痕,其上镌刻着艳色花朵,看上去使人迷恋又引人遐思,还带着芬芳的香气,可这个样子终不会久。
世上熙熙攘攘,汹涌着逐利而来的人们,同繁花下纷落的泥土一样,牺牲一切,葬身于不可见的谷底。
可对于他来说,什么是人生?
不是童话书最后那页的干巴巴的无聊结尾,不是办公室里一份硕果累累的档案简介,更不是土垛旁那块落灰的刻字墓碑。他的人生是一个过程。从他出生那天起,他就已经走在了这条路上。
他在路上认识各种各样的人,又发生千奇百怪的事情。累了,不时停留而陷入回忆,偶尔歇息又有故事可讲。
造物主大手一挥,决定了你先天的模样性格。可后天的人生却不是被什么人设计好的。
生活会不断地复制,死生也一直在轮回,正因如此永恒才得以延续。他永远都在路上,结识新朋友,穿着武装,在全世界到处奔走,前方的路一眼望去布满荆棘,可他才不会放弃前进。
抱着对未知的兴奋直面它,这样看似没有目的的活着。
在路上,本身就是种自由。
这才是人生,这是属于他的自由。

03
Whatever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

没能杀死你的东西,只会让你更强大。②

——————————————————
死亡的阴影时时笼罩着他,就比如对自己武器的仍存的淡淡恐惧感。
可更有一种奇异感觉侵扰着他。
随风水而漂泊的浮萍没有根,他的心在何方?
他没有庇护所,就算是所谓生日这样被人们看重而需要庆祝留念的日子。
“嘿,就算是生日我也不能回去。他们可不会以我为荣。”他习惯性地耸耸肩,轻描淡写带过这个话题。
“你有我。”惯常沉默着的同僚突然开口。
“是的,缄默。还感谢老天。”他露出一个孩子气的笑,无所谓的表情有一丝破损,他大概还是在意这个的吧。
他摘下防毒面具,看着这一贯死气沉沉的基地,此时似乎也焕发了新面目,周围空气也轻快了。
他还有周围的同伴,这感觉还不赖。
今年也,生日快乐。
他对自己自语道。

——————————————————
①美国“垮掉的一代”作家杰克·克鲁亚克创作的小说《在路上》里所著。

②德国著名哲学家尼采所言,阐述了其“超人哲学”的部分观点——所谓“超人”是在不利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
——————————————————
谢谢你看到这里。/笑/
以及,Smoke,生快~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