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anxus

既然来了 不吃点什么再走吗?
这儿是一只孤儿,在冷圈里哭泣……

[FUZE×GLAZ]单相思

清水 咚嘎向 单相思中GLAZ的内心世界
如果可接受 请吧

——————————————————
今天他依旧没有回来。

冷清的月挂在天际,光辉恬谧——却透不过那层薄薄的玻璃。朦朦胧胧的黑夜笼罩着这个彩虹小队的双人Spetsnaz宿舍,甚至没有灯火痕迹。
他却一个人待在这里。周围萦绕着的咖啡香若有若无,飘飘然浮动着。

无法不去在意——他那个同宿舍的战友Shuhrat,去和耶格一起测试他的俄罗斯娃娃了。好吧,两个工程师总是有很多话题——至少比他和自己的多。

他似乎看到,空气中的那一抹褐色叫嚣着要冲破天际,却在近地面就被阻拦,最终半凝在他的呼吸里,懒洋洋在他鼻息间栖居。
——瞧瞧,和他现在多像。

世界却开始变得不真切,他感到一阵疲惫感袭来。
自己是困了吧?

鼻尖的咖啡气息渐渐淡去。
咖啡这种东西,来自北方的同僚们都难以对它产生好感。但自己或许只是想尝试一下——这种所谓的苦涩。

手里铅笔勾勒的动作渐渐滞缓下来,但相反地,自己的思想却异常活跃。

一幅幅画面在脑海闪过,最终,还是定格在那人的面容上。

那是,自己初加入彩虹小队的第一个夜晚,大概是眷恋故土而致——失眠。
他干脆掏出画笔,把月光揉碎,在白纸上勾勒出祖国河山。
艺术最深刻的美质都是根植在祖国文化的故土里。*①然而自己离开那片土地着实很久了。画册上的一切都是记忆的影子,那么清晰,又那么模糊。
沉醉于自己的世界,他没有发现,宿舍里另一个均匀的呼吸此时也已经乱了。
借着月色,自己看到他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睛,就这样直勾勾盯着自己。
他的声音吵到他了。这是他第一个念头。
但是似乎并非如此,他下了床,走到他身旁,仔细端详着他半成的画作。
海参崴中心广场?画得很好啊。他毫不吝啬的赞叹着自己。
谢谢夸奖。他听到自己这么说。
这是自己第一次真真切切打量他的面容。不过也足够了,这偶然的一次观摩,已经足够让他刻在他心里一辈子,并且在以后某些个不经意的时刻,悄然从心底流出来印在眸里。

渐渐地,他的指尖开始氤氲无尽的情愫——在一天训练赛结束的傍晚,直到黑夜来临的时候,由温热泉眼的灵动,安静成一泓秋水的宁静。
黑夜,紧紧地把时光包裹,也顺手把他的眼睛糊住。他借着微弱的星光,在苍茫辉夜间,徒劳拷贝着脑海中仅存的微弱记忆。最后,就这么被一幅手边的画,那个遥远的印象——深深铭刻而暂时消解。

后来,光是这个简单的印象已经不够。

他开始听到一些声音。
不止一次的,昏昏欲睡的夜训里。
那声音会爬上脊背,顺着肩膀,就这样突然传入到他耳畔,
那是他心跳的声音。
那是巴黎圣母院的钟声,总是敲响于他松懈之时。

他开始触碰到一些其他的感觉。
有次,他终于成为猎物那一方,带着了然与自甘,坠入深蓝的无底渊海。
但是这时候他出现了。
死死握着他的手,把自己从冰窟里拉上来的——
那个温暖坚定的脉搏,从手掌握合处传来。
那是生命的交响曲。
那是专属他的节奏。
明明只是随之蔓延而来,却有魔力能够一次次打乱自己。

但是,他自己也不明白。
不知道现在自己的这种感觉是什么。
正如“看得见的或是看不见的恐惧始终像乌鸦一样盘旋在头顶。”*②
憧憬也好,期望也罢。
这些意味不明的情思,逐渐地在夜里失眠,在白天睡去。
如同一条小溪,源头不明,在地表蜿蜒流淌,最终却深深扎根在他心底。
苦痛与煎熬也随之而来,这是一种死亡与再生之争。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③
他的生命成为被时光拉长的影子;他的时间被肆无忌惮地分割——这是于刻骨铭心处生长出的一种生命态度。
任他世界变幻,由他时光残忍,一切还是都被融化在那轻雾般的幻境中。回归自我,回归往昔吧。
就这样直面自己的心。

睡意袭来,让自己的意识更加模糊。
他在桌子上半伏着,海蓝色眼睛微闭。
——门却在这时候被打开了。

我在冰封的深海,找寻希望的缺口,却在午夜惊醒时,蓦然瞥见绝美的月光。*④

是啊,那轮明月——
他回来了。


——————————————————
*①美国思想家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所言。
*②毕淑敏所言。
*③博尔赫斯在诗歌《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中所著。
*④台湾绘本作家几米所言。1995年患白血病后,处于困顿中的他对生活中的微小瞬间有所感悟。

最后,谢谢你看到这里。
爱你们/笑

评论(2)

热度(38)